当前位置:主页 > B生活报 >创业者说:当好兄弟变成事业伙伴(二) >

创业者说:当好兄弟变成事业伙伴(二)

   时间: 2020-06-19   来源: B生活报 阅读: 223
创业者说:当好兄弟变成事业伙伴(二)

照片来源:Flickr

>>创业者说:纸醉金迷前,泡麵度日、挤上下铺

因为一串过于複杂的程式码,我和我的共同创办人吵架了。儘管细节并没有那幺重要,但我们俩间的关係仍闹僵了好一阵子。「去它的,反正我会睡沙发。」

「睡沙发」之类的事情通常发生在配偶之间,但是我敢肯定这种情况也会偶尔在合伙人之间发生,尤其是当两人对彼此发火时。你可能听说过一条定律:当你打算和某人共同创业时,你其实已经打算嫁给他。这种对比尤其适用于我们这样的处境。

那幺,到底是什幺让我对首席技术总监 Paul Osetinsky 如此恼火?事实上,早在数月以前,当我打破了创办人搏击俱乐部第一守则,即利用最糟糕的方式处理即将到来的争论时,不和的火苗就已萌芽。在我们近期对 Treatings 测试版的开发后,这项服务较去年创立初期改善了不少,并且开始允许使用者在线上发起实体活动。我们在第一个版本的上线后学到很多东西,尤其了解到人们并不需要哪些功能;但这也是一场十足痛苦的长跑竞赛。

我们花费了大量时间以人工方式列出了人们感兴趣的见面会,并以手写方式将通知讯息发送给使用者。自此, Paul 开始思量开发可扩展与自我维持版 Treatings 的可能性。他对我说,他要将工作的重点进行转移,而这也表示着我必须用尽全力营运剩余绝大多数的业务。这件事情之后,我和 Paul 之间的对峙便开始显现;而在对待「应该将时间重点花费在哪些地方」这样的问题上,我们甚至不惜大动干戈直至擦枪走火,谁也不愿妥协。

这种冲突并未伴随时间的流逝而消失。就像休眠火山一样,只要受到了巨大压力的催化,就会轰隆隆响彻天际。

「Hayden,你不明白,我们必须要将注意力放在测试版产品上。我们已经将太多宝贵时间放在了这幺劣等的原型服务上,是时候停掉它了。」

我们彻底落入了有关定位的争论陷阱中,同时失去了梦寐以求的目标。我曾为自己立下了两个选择:要幺 Paul 妥协,并帮助我在雏形产品上下功夫;要幺我离开,让 Paul 一个人单打独斗。我们两个,都对很爱面子,因此谁也不愿最先道歉。鉴于我自己并不想让这层关係继续僵持下去,而且在意识到其实有第三个选项之前,我们却因为这点小事伤了和气。我最终选择了退让,并让 Paul 关闭了雏形产品。这起闹剧之后, Paul 开始潜心开发测试版服务。与此同时,我也逐渐将专注度放在与使用者的对话上,并开始着手调查使用者对下代产品的期望。然而,从对峙开始到结束再到合作,这足足浪费掉了我们几週的时间。

这件事情后,我们俩之间的关係也複杂了起来。在前一篇文章中,我说过我和 Paul 相识于大学新生见面会上,而 7、8 年的光景足以造就一对好哥们;但在决定离开那家金融公司而开始创业后,我们也随之演变为业务伙伴。此前,我们曾制订标準以约束对方的行为,但在 Treatings 后,这一切似乎都变质了。

搬到目前所住的这间公寓前, Paul 曾提醒我说我们可以 Craigslist 上定製上下铺,这不仅要比去 IKEA 亲自挑选省心得多,而且还会更便宜。为了节省资金,我听从了他的建议。于是,某天有个女人走进我们的卧室,对这个房间进行简单测量;在花费了不到一个下午的时间后,高低床架设完毕。然而,在我兴高采烈地跑进房间检查成品后,我真的大失所望:上铺与房顶的距离只有一只脚的长度,基本是一座高架棺材。

这令我失望至极,因为我曾主动要求睡在上铺。我责备他没有测量这张床的尺寸,但他进行了反驳。事后回想起来,我才意识到总有人需要戴上安全帽进行施工,而 Paul 则在造床时担当了这一重任。毕竟,没人曾制订过诸如国际成人双人床标準之类的协定;但无论如何,这个平凡的故事仍投射出我们之间关係的改变。

即便是有了 Treatings,即使我担任了非技术性的首席执行官,我有时也会因为对插手 Paul 的事情而羞愧难当。在这个阶段,作为一支仅有两位创办人的团队来讲,典型的生成过程应该是这样的:我们举手表决自己的意见,同意网站需要作出那些修改,我绘製出相关的线框图, Paul 接管并编纂程式码。当 Paul 敲程式时,我有时会感到惊慌失措,因为我不清楚这会消耗多长时间,而且我工作的优先次序往往都取决于他的进度。

通常情况下,我会轻拍他肩膀以问询他工作的进度,不断问他诸如「你快完成了吗」等这样的问题。他的典型反应总是:「兄弟,如果你再这样,恐怕一辈子都完成不了了。我会让你知道的」。

除了在他编码的时候不断烦他,有时候我与其他人的谈话也会让 Paul 感到崩溃。当别人告诉我可能遭遇的困难时,我经常都会显得过分紧张,而这也让我对现在所进行的工作产生怀疑。例如,在我去年与某家公司的员工攀谈时,他告诉我其实企业真正感兴趣的是「协助建立内部社群」的工具,而非 Treatings 现在所关注的「协助企业员工与外界交流」的服务。听这位员工这幺一说,我立即想到自己最先的主意其实也是这样的,于是我打算将这个事情说给 Paul 听。

当我回到办公室时, Paul 正在辛勤工作。我在他耳边表示,我有重大消息要告诉他,并示意他我们需要去过道里交谈。听到我说的话后, Paul 不知该从何开始,因为他知道根本就不值得为极少数的潜在客户再专门造一项产品。事实上,我说那话时根本就没有考虑专业人士的感受,就像建筑师在快完成造桥工作时又来了这幺一句:一切我都很满意,但我们让它成为一座吊桥吧!

现在,每当有了分歧,我们都会儘早向对方表明担忧,并儘可能将事态最小化。但在此之前,双方仍需要进行大量的建设性对话和冲突处理。

>>创业者说:选择事业,就不能拥有爱情?
上一篇:
下一篇:
猜你喜欢...
相关信息
图文欣赏
精彩推荐 
搞笑百态 
精彩文章

芭乐CC生活墙|提供最权威的购物指南|集本地资讯网站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